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等到昏迷

继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老货  

2010-09-13 21:10:4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手放开,不说爱》

 

 

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吧。”

 

我抬头看他,依然是看不透的眼神和形式的微笑,的确是他,那个本应该忘了的人。记忆又如潮水般冲回了脑中。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11年前,奥昆神学院

 

“扎特?真的是你啊!你也被抓回来了啊~”

刚进神学院,正准备找地方吃饭,突然被叫住。回头看了眼,真巧了,是我离家出走的时候遇到的朋友,大概情况也和我差不多。就是一养尊处优,在家享福嫌腰疼的离家小鬼=“=。

“哦~奥尔啊,我就最近被抓回来的,你呢?”有点惊喜,奥尔人挺不错,至少以后没那么无聊了。

两人就像互相找到了组织,马上就热络了起来。

“唉,我被抓几个月了,关家里快闷死了。对了,那个你一直粘着的长发美人大哥呢?”奥尔一脸兴奋的问着。

“你说的是焱邑吧?”

看奥尔冲我一个劲的点头。

“他啊…我被他抛弃了呢。”虽然已经强调了不要在意,不要难受,可是感情的事毕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

看到奥尔那好象踩到地雷的表情,我知道我现在的脸一定很难看。

强迫自己笑起来,装轻松的说

“你那什么表情啊,用抛弃我的美人大哥的临别赠语说‘这个世界没了谁都不会消失’。”

自嘲的笑了笑,是啊,焱没了我照样可以过的很好,我也得快点习惯才行。心里都明白,但还是忍不住的失落,也许现在不笑比较好,脸都觉得有点僵硬了。

“…我看我们还是去找点能填肚子的东西吧.”说者直接拉着我跑进了人群。

 

还真是善解人意的家伙啊…

 

寝室也被安排在了一起,就这么和奥尔混了几年,然后他出现了。

 

“扎特,他现在住我们隔壁寝室,是神学院新来的交换生,叫艾利克?周,还有啊~~”奥尔貌似神秘的凑近了对我说

“这家伙可是我兄弟哦~要热情点相处啊!!”说这句话的时候奥尔一脸的鸡婆像。

 

“你好,请多关照。”很温和的语气。

我看向他,戴着单边眼镜,人也和说话的语气一样,很随和。合上手里的书回了个礼貌性的微笑

“恩,你好。”

 

接着周就被奥尔又拖了出去

“我再带你参观参观学院别的地方去~”

 

于是一切从现在开始。

 

晚上听奥尔说,周和他有点血缘关系,据说很早以前奥尔家的XX的XXX的XXXX的女儿和周的什么什么的什么什么的什么什么的儿子联过姻,具体的奥尔也说不清楚,周家也是个大家族,在结尾的时候,奥尔很豁定的说,总之家谱上是有记载的!从头到尾我都用种‘看你瞎掰’的目光看他。=  =|||

 

于是原先的生活又多了一个人,我依然热衷于我的攻击类魔法,脾气也挺差劲,不火还好,火起来那就是暴走状态,防御方面一如脾气那么烂。

奥尔则是越来越风流,到处钓各类型女生回寝室,学业上在我看来和荒废没差了,奥尔则美其名为此乃个人魅力的培养,是很重要的一门课!=  =|||直接对我造成的后果就是,有家不能归…经常去睡医务室。

周则是研究医学类的,反正是我无法理解的科目,他的书基本我都翻不懂的…|||||周温和的性格一直没变。

总之多了个朋友,生活也丰富了许多。

 

 

最近走在周的身后总会不自觉的把他和焱的身影重叠,同样的蓝发,在阳光下散出漂亮的光泽。不同的是,焱会停下来等我,虽然从不会回头。而周则常会回头对我微笑

 

“扎特,发什么呆呢?快点跟上啊。”

看着伸向自己的手,低头揉了下被阳光照的有点涨的眼睛,快走了几步跟了上去。

 

时间久了,对周的依赖也越来越深,那份被丢下的感情似乎也放到了周的身上。周对所有人都很好,对我也是。看着他的眼睛,笑的很温柔,可是却看不透含义,所有的事都很暧昧,我看不到他的心。

 

那天我们三个一起出去喝酒,结果我和奥尔都喝的烂醉,因为离神学院远了,所以周干脆把我们一起扛进了酒馆的客房住了下来。因为没有事先预定好,只能住进一间简单的双人房,本来想打地铺的,但是看看返潮泛着霉斑的地板,周打消了这个念头…所以只能三个人挤一张床。周是个很体贴的人,他把奥尔放在最里面靠墙睡,把我放在中间,自己则睡在最外面。因为床不大,怕我们两个烂醉的人睡到半夜滚下去。

可是喝醉的奥尔睡的迷迷糊糊,大概是把我当成他的某一位美女情人,不停的上下其手。我也头晕的厉害,被骚扰烦了,也稀里糊涂的一拳挥了过去,也不知道打奥尔哪了,反正应该是对着脸挥出去的…终于连周也受不了了,于是自己又睡到了中间,隔开我和奥尔,因为怕我掉下去,所以一直抱着我

“扎特?”

“……”头晕,胃也难受,好困,懒的回应叫我名字的人。

“…诺。”

好象觉得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从眼睛上轻轻的拂过,若有似无,然后我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“焱,我想永远在一起。”看着13岁的我拉着焱的手在雨中不停的哭着,焱的嘴在张合,雨声太大,站的一旁的我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,接着就看到他抽出被我拉着的手,头也不回的走入了黑暗。看着焱的背影站在一旁的我闭上了眼睛,即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我还是会觉得心痛的厉害。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已经回到了小小的身体里,眼泪不停的往外流,我想站起来追,可是腿却不听我的使唤,我坐在原地看着焱消失的地方不停的喊着,可是回应我的只有雨声。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,一缕蓝色的长发出现在眼前

“焱?”哭着抬起头,对上了温柔微笑的眼睛。

“扎特,我会陪在你身边的。”看着对我说这句话的人,幼小的身体迅速长大,恢复到我现在的模样。

“…周…”被周温柔的抱在怀里,如潮涌的心痛感觉终于平复了下来,紧紧的抓住了周的衣服。像是个被救赎的人一样,怕自己的神再次离自己远去。

“周.,周…”

“恩,我在。”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第二天,周顶着两个黑眼圈,奥尔也顶了一个,不过奥尔的那个是被我揍的那一拳造成的。=___,=

而我昨晚却睡的很好。

 

 

再后来我很没常识的惹了个我不该去惹的人,自己被打的很惨,周明明只是一个什么魔法也不会的人,却帮我挡了致命一击,然后救援的人及时赶到。然后周仍然微笑着对我说

“不要担心,我可是学医的,关键时候我有移了下,所以没刺到要害,放心。”虽然声音微弱,却说的很从容,好象现在生命垂危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什么人…

 

在纯白的病房里,我和周聊着有的没有的话题。晨光照在身上,看着坐在一片纯白里对着我微笑的周,觉得很温暖。

然后周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,被我毫不留情的堵了回去。=  =#

过了会儿,奥尔也来了,先是把我劈头盖脸的骂了顿,然后没心没肺的吃了给周买的慰问品。

 

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,希望永远如此。可是一切总是事与愿违,在毕业的最后一天周没有出现,奥尔说周被叫回家订婚了,对方是个富商家的小姐。奥尔还说,周的眼睛一定搁屁股上了,他看过那位小姐,扎特你都比她强很多倍。

我一脚踹了过去,我说,她是女人我是男人,你乱比个什么啊?!

说完觉得有点无奈失落和…心痛,是啊,她是女人就这点我就比不上她…心里没有不甘,因为知道这天早晚都会来…

 

学校的事一结束,我就简单的收拾行李出去旅行了,没有和任何人告别,只是和家里的老管家交代了下,反正都只是形式,可有可无。我知道我只是在逃避罢了。

 

 

旅行一年遇到很多事,成长了很多。后来遇到了伊雷卡尔,还有就是,逗他玩很有意思。

 

 

亚恩历1045年,扎特维诺?多?奥雅被推荐进入奥昆监事院成为奥昆监事院监事。

 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“我们来玩个游戏吧。”

周依然微笑着看我,看不透的眼神。

“规则。”

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要给我你心里的答案。然后你可以问我一个,我同样会告诉你,你想知道的答案。”

“恩,那你要问我什么?”

“扎特,你…”

脖子上传来一阵疼痛,周的声音也渐渐远去。

 

"痛痛痛啊!!!"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近距离出现的银色脑袋。

"你终于醒了啊,没想到你现在才有反应啊。"眼前的家伙笑的一脸邪恶,拖到脚跟的银色长发下是白皙的皮肤,暗紫色的眼睛半眯着看我,在月光下美的妖异。

"你怎么还没走,我已经被你折腾够了拉,难道你...不会吧!"不耐烦的赶人。

此妖孽叫西迪斯,是个血族,我们的孽缘算是在我旅行的那段日子结下的,具体是怎么发展的我也记不清了,反正现在就是这个状况了。反正送上门的肉我是从不拒绝的,何况还是看着就很美味的,不过吃的时候才知道,被这本就不太好消化的美味吃掉了自己。而且低血压也越来越严重了,唉,看来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三思而后行了。=  =

 

"你睡昏了啊,我不是'还没走'我是'又来了',你已经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了,我只是觉得该再来回味一下了呢~~~"说着就露出了尖牙。

"滚!"声音吼太大,突然觉得一阵晕旋=  =||

"呵呵呵呵,怎么了?难道你觉得我对你不好吗?亲爱的!"一脸奸笑的扑了上来,比我略高的个头,虽然知道自己没好结果了,但是他冲过来的力道让我觉得又是一阵头晕,看来我需要补血了…

看着他理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这家伙刚开始给我的印象可是相当残忍无情,当然在外人面前也的确如此。不过后来觉得也许并不是那么差劲,起码对我还是挺温柔呢。

 

看着他裸露的身体靠着床背,嘴角浮现着满足的微笑,托起搭在自己身上的一缕银发在手中把玩。

想起梦中的周,他究竟想问我什么呢?而我又想知道什么呢?一切都不得而知了吧。

感受着手中柔滑的触感,在他的怀中蹭了蹭,偏低的体温靠着很舒服。

 

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…

 

 

第二天,就给奥尔写了封信,算是老朋友叙叙旧吧,也有很多年不来往了。

没过了几天就收到了奥尔的回信。

亲爱的扎特

真是好久没联系了,最近还好吗?我和纱柒(奥尔快毕业的时候交往的一个纯情美女,现在应该成了奥尔的妻子了吧)都很想念你。

那时侯去旅行也不和我说一声,太不够朋友了。不过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做了监事,就你以前在学院那烂脾气,一不爽就掀桌子,刚开始听别人说你做了监事,我还真不信呢=  =,看来旅行真的能使人变很多啊……(奥尔写了很多,我只是粗略的看过,最后在一段话上停了下来)……还有,扎特,你看了不要难过,周那天没有参加婚礼,他逃了,留了封信说是一个人去旅行了,去找个人…你也知道的,周不像你,攻击防御都挺弱,一路上又很危险,他母亲不放心,托人出去找了,最后在一个树林里找到周了…可是人已经没有呼吸了,身体也是支离破碎的,可能是被什么魔物之类的东西攻击了。周家对外封锁了消息,大概是怕传出去不好听,就说周去了很远的国家了,周也被葬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。他的母亲哭着这么告诉我的。

我刚听到的时候也呆了,明明不久前我们三个还在一起说笑的…我难过了好久。扎特,那时也不知道你在哪儿,很想找你一起送他最后一程的。对了,周就葬在…”

 

没有继续看下去,手中炼出一团火焰瞬间把信纸燃成了灰烬。大概是过去太久了,并没有觉得有多难过,只是觉得什么东西从身体里彻底消失了。

看着四散的灰烬,仿佛又看到那年受重伤一起住院时的情景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柔和的晨光撒满雪白的病房,蓝发少年温柔的抚摸着趴在床边少年的一头红发

“扎特。”

“恩?”

“如果我先死了,你会经常来看我吗?”

“无聊。”

“会来吗?我会很寂寞的。”

“如果你先死,我一定不会去看你,到死都不去!”红发少年生气的轻拍了下蓝发少年裹着绷带的胸口。

“痛!哈,知道了,知道了”

 

 

永远都不会再去见你。那时,我们这么约定了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 

 

NPC设定

全名:艾利克?周

昵称:周

性别:男性

年龄:出生于1019年

出生地:奥昆东部

身高:182厘米

体重:75公斤

国籍:奥昆

种族:人类

外貌:蓝色的眼睛和同色的长发,皮肤偏白。

装束:有点近视,所以带着单边眼镜,穿着比较随意。

性格:温和,难以捉摸,对所有人都很体贴。

 

人际关系和经历:

 

亚恩历1019年,出生于奥昆东部,家中有3个兄弟。

亚恩历1037年,进入奥昆神学院进行交换学习,认识了扎特维诺。

亚恩历1043年,逃婚,独自一人出外旅行。同年,逝。

 

《手放开,不说爱》 - 斑 - 斑径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早几年的东西了,存一份做个纪念,算是实质上的大儿子[?]好微妙的感觉......囧,还有第一人称的写作感觉莫名的蠢.....OTZ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